【赞】奉贤竞技体育,20年前一片空白,如今变身射击冠军的“摇篮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
  上海市第十六届运动会正在进行,奉贤射击队的孩子们,共取得6金11银6铜的好成绩。此前落幕的韩国平昌第52届世界射击锦标赛,两位土生土长的“奉贤小囡”闪耀:姜冉馨与队友通力合作,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团体冠军,打破该项目世界纪录,成为“奉贤制造”的第二位世界冠军;宋郑怡则获得飞碟双向团体冠军和个人亚军,并创造青年世界纪录;张婷获得女子飞碟多向团体亚军。

  早些时候的2011年飞碟世锦赛,奉贤名将李君拿到男子个人和团体两个冠军,实现中国飞碟项目在世锦赛上“零的突破”,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,他成为奉贤区历史上第一位奥运选手。

  

  图:姜冉馨(右)获得射击世锦赛女子10米气手枪团体冠军,打破该项目世界纪录。

  

  图:宋郑怡在比赛中

  

  图:2013年9月3日的全运会男子飞碟双多向决赛上,上海队选手莫俊杰、李君、胡斌渊分获冠、亚、季军。 图为来自奉贤区的李君在决赛中。

  20年前,奉贤区在竞技体育领域几乎还是一片空白;今天,越来越多的奉贤“小小神枪手”被挖掘、培养、输送到市队和国家队,这里俨然成为中国射击项目的一个“摇篮”。奉贤体育也形成了射击项目引领,射箭、击剑等项目多面开花的发展局面。

  偏远郊区为何结缘射击

  用“垫底生”形容曾经的奉贤体育,应该不为过。尤其在竞技体育方面,场地少、基础差、底子薄、人才缺,是很长时间里最大的困扰。上世纪90年代,当时的体育职能部门决心改变窘境,并达成一个共识:“如果样样都要追赶,肯定赤膊赤脚也追不上,必须要突出重点。”

  1996年,上海成立市射击运动中心,隔年上海举办第八届全运会,当时奉贤机缘巧合承办全运会射箭比赛。有了办赛经验,射箭又是冷门项目,奉贤体育部门突然有了灵感:索性差异化竞争。于是,射击和射箭两个项目,成为奉贤体育的主攻对象。

  

  图:奉贤射击队小队员在训练

  不过,除了一腔热情,剩下一无所有——没枪、没靶、没场地、没队员、没教练。只有先找到专业的带头人,千头万绪才能理清楚,项目才能起步。

  通过市体育局、国家射击队教练多方打听,奉贤体育部门了解到四川、内蒙古有几位退休的国家队教练,同时也是新中国第一批射击运动员,可能愿意来上海执教。区体育局立刻发出邀请,奉贤体育局办公室主任韩忠伟介绍,“这几位老教练有的已至古稀之年,但他们有过硬的专业经验,对项目很有感情,也有发挥余热的愿望。最终。我们用诚意打动了他们。”

  垦荒精神成奉贤射击信念

  奉贤射击队先后聘用和引进了包赛纳、李福山、朱华宇,杨世模、傅继亭、杨杰等“老法师”,他们成为奉贤射击项目的开垦人、奠基人。

  

  图:后排左三为朱华宇,后排右二是傅继亭,中间排右一为杨世模。

  

  图:李福山和奉贤射击队的孩子们

  几位“老法师”来后,奉贤射击队有了第一片靶场——一片荒凉的杂草地;靶子,都是市射击中心的淘汰品;三名队员合用的一把枪,还是已报废的“哑枪”,只能用作举枪、瞄准来练习基本功。“我至今还记得有次夏训,靶子出了故障,老朱(朱华宇)顶着大太阳修得满头大汗的样子。”韩忠伟说。老教练们的宿舍,是靶场边盖的简易棚。10平米不到的空间,厕所、厨房、卧室“三合一”。简易棚里连个空调也没有,冬寒夏暑,老教练们从没怨过。

  奉贤区地处远郊,居民群众几乎是从电视节目里获得所有的体育认知、体育情感。作为冷门项目的射击很“吃亏”,很多居民不知道也不理解,射击队最初的招生十分困难。很多家长当时还不知道射击项目,招来的学生有时突然离开,“因为家长不同意。在他们眼里,打枪是不务正业、没有前途。”

  

  图:当年在奉贤射击队第一片简陋的靶场里,第一代“小枪手”们留下了自己的童年回忆。后排左三为老教练朱华宇。

  眼看好苗子可能夭折,教练们急得深夜家访。70多岁的老人,一家一家上门、一遍一遍向家长介绍射击项目,展望孩子的前途。他们对这个项目的付出和热爱,让人感动。这批老教练身上的这种垦荒精神,在日后成为一种精神传承。

  “读初二时,我的文化课程跟不上,暑假里包赛纳教练帮我辅导功课。我现在还记得,当时他的宿舍里只有一台电风扇,他怕我热,电风扇就对着给我吹。”世界冠军姜冉馨的启蒙教练侯武彬,当年是包赛纳、朱华宇两位老教练带出的弟子,退役后他也成为射击教练,如今已带出世界冠军。

  

  奉贤的基层射击教练杨杰(右一)

  小侯告诉记者,恩师的言传身教,成为他当教练的信条。据了解,当初姜冉馨有机会进入市队时,父母也坚决反对,最终侯武彬也往学生家里跑,沟通交流,最终说服家长让姜冉馨继续从事射击运动。昔日的坚持,如今开始有了收获。

  用心换心以情留人

  硬件条件落后,项目开展难度大,也没有丰厚待遇,如何留住优秀教练?用心换心,以情留人——奉贤射击队“第二代教练”张亚菲的故事,足以证明。奉贤射击从2002年开始逐步收获——那一年市运会,奉贤区射击队拿到两枚射击项目的金牌,2006年第十三届市运会,金牌增加到10枚。奉贤体育开始打响射击项目的品牌,准备展望更高的目标。但老教练们年事已高,本土教练还没培养起来,从外省市引进一批优秀年轻教练成为当务之急。

  河北籍的女子飞碟双多向世界冠军张亚菲,当初就被奉贤“相中”。当时,奉贤有关方面多次主动联系张亚菲,首先介绍射击是重点竞技项目,奉贤也是上海唯一拥有飞碟靶场的区,训练硬件有保障;然后明确会把“世界冠军”作为优秀人才引进。当时退役的张亚菲面对盛情邀请,终于动心。

  “10年前刚到奉贤,感觉自己被骗了!”谈到往事,张亚菲不禁笑起来。当时张亚菲对上海的地域位置并不了解,来到奉贤才知道这里是如此偏远的郊区,用她的话说,“这和我眼中的大上海完全就是两码事”。而眼前的训练条件也让她大失所望,“感觉各方面还是比较落后的,还不如我老家!”她告诉记者,自己当时还偷偷哭过,后悔自己的选择。

  

  图:2001年在埃及开罗举行的飞碟射击世界锦标赛双多向项目的比赛中,张亚菲以143靶的成绩夺得该项目的个人冠军。

  最终让张亚菲选择扎根奉贤,还是因为一个字,“暖”。2008年,在奉贤区体育局的努力下,张亚菲和丈夫、儿子一起正式移居上海。记者了解到,无论是安家,还是孩子的上学问题,奉贤区体育局无一不是尽心竭力地帮助她,为张亚菲东奔西走。而每年逢年过年,领导上门慰问,外地教练回家接送,也早已是20年来不曾断过的老传统。“上海这边给我的感觉,是特别重视人才,单位领导很关心,让我很有存在感,也为我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。”张亚菲说。

  以张亚菲的世界冠军资历,本来有机会到一线队去做教练,但她却心甘情愿当起“孩子王”。在奉贤,她带的是飞碟双向的三线队,有好苗子就向市队输送。张亚菲说,带这些业余选手比带专业的累很多,“现在我的一大半精力,放在培养孩子的射击兴趣上。大多数学生都不愿空枪练习,一些小女孩听到枪声就害怕,就需要教练耐心开导他们。”她告诉记者,“其实许多孩子都很有射击天赋,只不过没有机会展现自己。我愿意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伯乐,争取多发现一些有潜质的好苗子,让他们早发光、早成才。”

  

  图:如今张亚菲成了奉贤射击队的“孩子王”

  当初引进张亚菲时,奉贤体育部门对她提出“高标准、严要求”:“你是我们引进的唯一一个世界冠军,将来你也要争取培养出世界冠军!”张亚菲当时还开玩笑回答,“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如今。“不可能”已经变成“现实”,获得世锦赛飞碟双向团体冠军的宋郑怡正是张亚菲的弟子,不过她谦虚地摆摆手,“冠军教练的荣誉,属于那些一线队教练!”

  奉贤射击未来可期

  奉贤射击如今开始进入良性发展轨道。自2008年以来,奉贤区体育训练中心先后投入资金800余万元,用于改建飞碟靶场、射箭场、击剑馆,购置电子靶、新型枪支、弓箭等,增加桑拿房、科研室,添置了一批科研器材和运动康复设施。

  

  图:奉贤区的射击项目如今理顺“一条龙”梯队建设。

  “体教结合”是奉贤体育后备人才培养的特色,为解决“学训”矛盾,教育部门积极铺设射击项目的“布点学校”,区教育局拨款500万元,在华亭学校设置一个射击馆,馆内有将近50个靶位。“现在我们采取‘守株待兔’的训练方式,学生的学业压力很大,放学时间很难固定,教练就在学校训练馆等孩子训练。来一个练一个,有时候教练员要到晚上7点钟才结束训练。”韩忠伟说。

  奉贤区的射击项目如今理顺“一条龙”梯队建设,特别好的苗子甚至可以获得直通奉贤中学的资格。一个又一个世界冠军的诞生,加上孩子的读书得到保障,很多家长都慕名而来,抢着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射击队。回头再看,当年“垫底生”如今有了射击这块金字招牌,背后是一代又一代体育人的艰辛付出。

  往期精彩